首页 > 正文
浙江癫痫病专科医院排行,南京治癫痫哪个医院比较好,浙江治疗癫痫病做好的医院

杭州治疗小儿癫痫哪家医院好,杭州怎样根治治癫痫病,江苏小儿癫痫哪家医院看得好,南京哪里的医院治癫痫病好,杭州哪里治癫痫治得好,浙江癫痫病治疗中心医院,安徽癫痫病治疗医院哪家正规,杭州哪里可以治疗癫痫,南京可以治癫痫病的医院,上海小儿癫痫能治好吗

  原标题:省委书记失踪秘书现身,相差16岁老搭档同日落马

  来源:政知圈

  11月3日,据湖北省纪委消息,湖北省政府副秘书长贺盛有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审查。

  这至少是十九大闭幕后落马的第6位厅级干部了。不知道大家注意了没有,十九大后落马的6位厅级干部,好几位都是“有故事的男同志”,可谓“卧虎藏龙”,说起来也很有意思。

  

  咱们先看一下是哪6个,废话不说,无表无真相。

  表格是按照接受组织审查被公布的日期从近到远排列的,可以看出,湖南2人,辽宁2人,湖北1人,甘肃1人。

  年龄上来说,“50后”有3人,其中2人已经退休,“60后”1人是湖北省政府副秘书长贺盛有,“70后”2人,分别是1970年的辽宁省发改委副主任王延东、1971年的甘肃省委原副秘书长、省委政策研究室原主任唐兴和。

  其中,李政科曾任湖南省纪委副书记,是十九大后首个落马的正厅级纪检系统干部。

  李政科曾就反腐工作指出,“我们要认识到,全面从严治党,不能只盯着极少数严重违纪违法的党员领导干部,8800万党员光靠办几个案子是管不住、治不好的。必须改变惯性思维、找准职责定位,依纪监督、从严执纪,维护纪律的严肃性。如果缺少大局意识,把反腐败混同于全面从严治党,满脑子都是案件和线索,便会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无法全面履职尽责。”

李政科

  

  这6人中有没有大家比较熟悉的?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比较熟悉的是唐兴和。他就是坊间常说的落马的甘肃省委原书记王三运的“大秘”。

唐兴和“现身”

  今年7月11日,中央纪委官网公布,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王三运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审查。三个月前,王三运才卸任甘肃省委书记转入全国人大任职。

  唐兴和是安徽人,早期仕途一直在安徽。王三运2007年11月至2011年12月在安徽任职,历任安徽省委副书记、省政府副省长、省长。而唐兴和从2003年开始在安徽省政府办公厅秘书一室工作,王三运到达安徽任职时,唐兴和是秘书一室的副主任,2009年升任主任(正处级)。

  2011年12月,王三运调任甘肃省委书记,唐兴和在一年半后也前往甘肃任职。2013年4月,唐兴和出任甘肃省委办公厅副主任,2015年5月出任甘肃省委副秘书长、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约一年后任主任)。

  有报道称,唐兴和担任安徽省政府办公厅秘书一室主任时就为时任安徽省省长的王三运服务,后来又跟随王三运到甘肃任职。

  今年7月份,王三运落马后,唐兴和也失联,如今再次出现,算是“靴子落地”。

  

  说完了“70后”大秘唐兴和,咱们再看一下另外一位“70后”王延东,这位正厅级干部是与自己的老搭档同时落马的。

王延东
高作平

  10月31日,辽宁省发展改革委副主任王延东,营口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高作平,二人因涉嫌严重违纪,同时被通报接受组织审查。

  两人虽然相差16岁,但相同点很多,都是辽宁盖州人,仕途都从盖州起步,之后在盖州所属的营口市任职。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看了一下二人简历,他俩的仕途重合度有多高呢?无表无真相。

  从仕途来看,1970年出生的王作东,仕途的两段重要经历都跟1954年出生的高作平有重合。后者到盖州市九垄地镇当镇长后,前者进入该镇政府,从科员一步步地向上走,官至镇党委副书记后,转任盖州市归州镇,历任副镇长、镇长、党委书记。

  而离开盖州市之后,高作平先到营口市土地局任职6年,3年副局长、3年局长,之后进入营口市政府,在市政府党组成员、秘书长任上干了5年,再到营口经济技术开发区工作,与王延东重逢。从简历来看,两人在营口经济技术开发区共事4年,从2006年到2010年。

  2013年8月,“70后”干部王延东被派去援疆,3年援疆之后,2016年12月,他被任命为正厅级的辽宁省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只是才过了10个月,就落马了。

  

  还有一位比较“有故事的男同志”就是湖南的蒋益民了,他是除了高作平之外,另外一位已经退休的落马厅官。

  蒋益民落马之前的职位是湖南省住建厅厅长。早年,他一直在环保部门工作,历任湖南省环保科学研究所所长,湖南省环保厅厅长。2013年4月,转任湖南省住建厅厅长。

蒋益民

  在他担任厅长的第二年,蒋益民登上湖南的一档电视问政节目。当时,媒体在节目中曝光了湖南常德安乡县向廉租房住户收取保证金的事儿。只有交了保证金才能入住,在住户表示质疑时,安乡县房产局工作人员回答说:“你可以不住啊。”

  面对节目上的媒体和律师,蒋益民当场表态说:“第一个,我明确表态,收保证金是没有法律依据,也不符合政策法规,是违法的。”他又说:“第二感受就是,我们住建系统,特别是房产局,工作人员的工作态度非常不负责任。”

  “对于第一个问题,我明确跟大家表态,礼拜一我们派人到现场,对所收的保证金一律清退,这完全是违法的”,蒋益民说:“第二个问题,对于工作人员不负责任的态度,我们建议安乡县房产局,对刚才这几名不负责任的工作人员进行行政处分。”

  当时,蒋益民的回复得到现场观众的认可。

  蒋益民落马后,湖南一家官网刊登评论文章,文章中写道:

  “蒋益民的落马案例,或许可以给广大党员干部这样的告诫:对于那些快退休,打算趁自己退休前捞一把、正准备蠢蠢欲动的干部,要赶紧打消准备贪腐的念头,继续保持自己的清正廉洁;对于那些已经退休,曾经有腐败行为,但还没有被查处,貌似“平安着陆”的已退休干部,切不可有侥幸心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早日向组织交代问题,争取宽大处理;对那些还没退休,仍在顶风违纪违法,不收敛不收手的领导干部,要赶紧收手,蒋益民就是前车之鉴。”

  资料 | 中央纪委官网 人民网

责任编辑:时鑫

  原标题:省委书记失踪秘书现身,相差16岁老搭档同日落马

  来源:政知圈

  11月3日,据湖北省纪委消息,湖北省政府副秘书长贺盛有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审查。

  这至少是十九大闭幕后落马的第6位厅级干部了。不知道大家注意了没有,十九大后落马的6位厅级干部,好几位都是“有故事的男同志”,可谓“卧虎藏龙”,说起来也很有意思。

  

  咱们先看一下是哪6个,废话不说,无表无真相。

  表格是按照接受组织审查被公布的日期从近到远排列的,可以看出,湖南2人,辽宁2人,湖北1人,甘肃1人。

  年龄上来说,“50后”有3人,其中2人已经退休,“60后”1人是湖北省政府副秘书长贺盛有,“70后”2人,分别是1970年的辽宁省发改委副主任王延东、1971年的甘肃省委原副秘书长、省委政策研究室原主任唐兴和。

  其中,李政科曾任湖南省纪委副书记,是十九大后首个落马的正厅级纪检系统干部。

  李政科曾就反腐工作指出,“我们要认识到,全面从严治党,不能只盯着极少数严重违纪违法的党员领导干部,8800万党员光靠办几个案子是管不住、治不好的。必须改变惯性思维、找准职责定位,依纪监督、从严执纪,维护纪律的严肃性。如果缺少大局意识,把反腐败混同于全面从严治党,满脑子都是案件和线索,便会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无法全面履职尽责。”

李政科

  

  这6人中有没有大家比较熟悉的?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比较熟悉的是唐兴和。他就是坊间常说的落马的甘肃省委原书记王三运的“大秘”。

唐兴和“现身”

  今年7月11日,中央纪委官网公布,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王三运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审查。三个月前,王三运才卸任甘肃省委书记转入全国人大任职。

  唐兴和是安徽人,早期仕途一直在安徽。王三运2007年11月至2011年12月在安徽任职,历任安徽省委副书记、省政府副省长、省长。而唐兴和从2003年开始在安徽省政府办公厅秘书一室工作,王三运到达安徽任职时,唐兴和是秘书一室的副主任,2009年升任主任(正处级)。

  2011年12月,王三运调任甘肃省委书记,唐兴和在一年半后也前往甘肃任职。2013年4月,唐兴和出任甘肃省委办公厅副主任,2015年5月出任甘肃省委副秘书长、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约一年后任主任)。

  有报道称,唐兴和担任安徽省政府办公厅秘书一室主任时就为时任安徽省省长的王三运服务,后来又跟随王三运到甘肃任职。

  今年7月份,王三运落马后,唐兴和也失联,如今再次出现,算是“靴子落地”。

  

  说完了“70后”大秘唐兴和,咱们再看一下另外一位“70后”王延东,这位正厅级干部是与自己的老搭档同时落马的。

王延东
高作平

  10月31日,辽宁省发展改革委副主任王延东,营口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高作平,二人因涉嫌严重违纪,同时被通报接受组织审查。

  两人虽然相差16岁,但相同点很多,都是辽宁盖州人,仕途都从盖州起步,之后在盖州所属的营口市任职。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看了一下二人简历,他俩的仕途重合度有多高呢?无表无真相。

  从仕途来看,1970年出生的王作东,仕途的两段重要经历都跟1954年出生的高作平有重合。后者到盖州市九垄地镇当镇长后,前者进入该镇政府,从科员一步步地向上走,官至镇党委副书记后,转任盖州市归州镇,历任副镇长、镇长、党委书记。

  而离开盖州市之后,高作平先到营口市土地局任职6年,3年副局长、3年局长,之后进入营口市政府,在市政府党组成员、秘书长任上干了5年,再到营口经济技术开发区工作,与王延东重逢。从简历来看,两人在营口经济技术开发区共事4年,从2006年到2010年。

  2013年8月,“70后”干部王延东被派去援疆,3年援疆之后,2016年12月,他被任命为正厅级的辽宁省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只是才过了10个月,就落马了。

  

  还有一位比较“有故事的男同志”就是湖南的蒋益民了,他是除了高作平之外,另外一位已经退休的落马厅官。

  蒋益民落马之前的职位是湖南省住建厅厅长。早年,他一直在环保部门工作,历任湖南省环保科学研究所所长,湖南省环保厅厅长。2013年4月,转任湖南省住建厅厅长。

蒋益民

  在他担任厅长的第二年,蒋益民登上湖南的一档电视问政节目。当时,媒体在节目中曝光了湖南常德安乡县向廉租房住户收取保证金的事儿。只有交了保证金才能入住,在住户表示质疑时,安乡县房产局工作人员回答说:“你可以不住啊。”

  面对节目上的媒体和律师,蒋益民当场表态说:“第一个,我明确表态,收保证金是没有法律依据,也不符合政策法规,是违法的。”他又说:“第二感受就是,我们住建系统,特别是房产局,工作人员的工作态度非常不负责任。”

  “对于第一个问题,我明确跟大家表态,礼拜一我们派人到现场,对所收的保证金一律清退,这完全是违法的”,蒋益民说:“第二个问题,对于工作人员不负责任的态度,我们建议安乡县房产局,对刚才这几名不负责任的工作人员进行行政处分。”

  当时,蒋益民的回复得到现场观众的认可。

  蒋益民落马后,湖南一家官网刊登评论文章,文章中写道:

  “蒋益民的落马案例,或许可以给广大党员干部这样的告诫:对于那些快退休,打算趁自己退休前捞一把、正准备蠢蠢欲动的干部,要赶紧打消准备贪腐的念头,继续保持自己的清正廉洁;对于那些已经退休,曾经有腐败行为,但还没有被查处,貌似“平安着陆”的已退休干部,切不可有侥幸心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早日向组织交代问题,争取宽大处理;对那些还没退休,仍在顶风违纪违法,不收敛不收手的领导干部,要赶紧收手,蒋益民就是前车之鉴。”

  资料 | 中央纪委官网 人民网

责任编辑:时鑫

  原标题:省委书记失踪秘书现身,相差16岁老搭档同日落马

  来源:政知圈

  11月3日,据湖北省纪委消息,湖北省政府副秘书长贺盛有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审查。

  这至少是十九大闭幕后落马的第6位厅级干部了。不知道大家注意了没有,十九大后落马的6位厅级干部,好几位都是“有故事的男同志”,可谓“卧虎藏龙”,说起来也很有意思。

  

  咱们先看一下是哪6个,废话不说,无表无真相。

  表格是按照接受组织审查被公布的日期从近到远排列的,可以看出,湖南2人,辽宁2人,湖北1人,甘肃1人。

  年龄上来说,“50后”有3人,其中2人已经退休,“60后”1人是湖北省政府副秘书长贺盛有,“70后”2人,分别是1970年的辽宁省发改委副主任王延东、1971年的甘肃省委原副秘书长、省委政策研究室原主任唐兴和。

  其中,李政科曾任湖南省纪委副书记,是十九大后首个落马的正厅级纪检系统干部。

  李政科曾就反腐工作指出,“我们要认识到,全面从严治党,不能只盯着极少数严重违纪违法的党员领导干部,8800万党员光靠办几个案子是管不住、治不好的。必须改变惯性思维、找准职责定位,依纪监督、从严执纪,维护纪律的严肃性。如果缺少大局意识,把反腐败混同于全面从严治党,满脑子都是案件和线索,便会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无法全面履职尽责。”

李政科

  

  这6人中有没有大家比较熟悉的?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比较熟悉的是唐兴和。他就是坊间常说的落马的甘肃省委原书记王三运的“大秘”。

唐兴和“现身”

  今年7月11日,中央纪委官网公布,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王三运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审查。三个月前,王三运才卸任甘肃省委书记转入全国人大任职。

  唐兴和是安徽人,早期仕途一直在安徽。王三运2007年11月至2011年12月在安徽任职,历任安徽省委副书记、省政府副省长、省长。而唐兴和从2003年开始在安徽省政府办公厅秘书一室工作,王三运到达安徽任职时,唐兴和是秘书一室的副主任,2009年升任主任(正处级)。

  2011年12月,王三运调任甘肃省委书记,唐兴和在一年半后也前往甘肃任职。2013年4月,唐兴和出任甘肃省委办公厅副主任,2015年5月出任甘肃省委副秘书长、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约一年后任主任)。

  有报道称,唐兴和担任安徽省政府办公厅秘书一室主任时就为时任安徽省省长的王三运服务,后来又跟随王三运到甘肃任职。

  今年7月份,王三运落马后,唐兴和也失联,如今再次出现,算是“靴子落地”。

  

  说完了“70后”大秘唐兴和,咱们再看一下另外一位“70后”王延东,这位正厅级干部是与自己的老搭档同时落马的。

王延东
高作平

  10月31日,辽宁省发展改革委副主任王延东,营口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高作平,二人因涉嫌严重违纪,同时被通报接受组织审查。

  两人虽然相差16岁,但相同点很多,都是辽宁盖州人,仕途都从盖州起步,之后在盖州所属的营口市任职。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看了一下二人简历,他俩的仕途重合度有多高呢?无表无真相。

  从仕途来看,1970年出生的王作东,仕途的两段重要经历都跟1954年出生的高作平有重合。后者到盖州市九垄地镇当镇长后,前者进入该镇政府,从科员一步步地向上走,官至镇党委副书记后,转任盖州市归州镇,历任副镇长、镇长、党委书记。

  而离开盖州市之后,高作平先到营口市土地局任职6年,3年副局长、3年局长,之后进入营口市政府,在市政府党组成员、秘书长任上干了5年,再到营口经济技术开发区工作,与王延东重逢。从简历来看,两人在营口经济技术开发区共事4年,从2006年到2010年。

  2013年8月,“70后”干部王延东被派去援疆,3年援疆之后,2016年12月,他被任命为正厅级的辽宁省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只是才过了10个月,就落马了。

  

  还有一位比较“有故事的男同志”就是湖南的蒋益民了,他是除了高作平之外,另外一位已经退休的落马厅官。

  蒋益民落马之前的职位是湖南省住建厅厅长。早年,他一直在环保部门工作,历任湖南省环保科学研究所所长,湖南省环保厅厅长。2013年4月,转任湖南省住建厅厅长。

蒋益民

  在他担任厅长的第二年,蒋益民登上湖南的一档电视问政节目。当时,媒体在节目中曝光了湖南常德安乡县向廉租房住户收取保证金的事儿。只有交了保证金才能入住,在住户表示质疑时,安乡县房产局工作人员回答说:“你可以不住啊。”

  面对节目上的媒体和律师,蒋益民当场表态说:“第一个,我明确表态,收保证金是没有法律依据,也不符合政策法规,是违法的。”他又说:“第二感受就是,我们住建系统,特别是房产局,工作人员的工作态度非常不负责任。”

  “对于第一个问题,我明确跟大家表态,礼拜一我们派人到现场,对所收的保证金一律清退,这完全是违法的”,蒋益民说:“第二个问题,对于工作人员不负责任的态度,我们建议安乡县房产局,对刚才这几名不负责任的工作人员进行行政处分。”

  当时,蒋益民的回复得到现场观众的认可。

  蒋益民落马后,湖南一家官网刊登评论文章,文章中写道:

  “蒋益民的落马案例,或许可以给广大党员干部这样的告诫:对于那些快退休,打算趁自己退休前捞一把、正准备蠢蠢欲动的干部,要赶紧打消准备贪腐的念头,继续保持自己的清正廉洁;对于那些已经退休,曾经有腐败行为,但还没有被查处,貌似“平安着陆”的已退休干部,切不可有侥幸心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早日向组织交代问题,争取宽大处理;对那些还没退休,仍在顶风违纪违法,不收敛不收手的领导干部,要赶紧收手,蒋益民就是前车之鉴。”

  资料 | 中央纪委官网 人民网

责任编辑:时鑫

安徽看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